關燈
護眼
字體:

106 領證

    莫曉慧突然一腳踢飛地上的紙箱,眼神陰翳的瞪向樓下的江筠兒,有些氣急敗壞的拉過宋晚晚回房,宋晚晚悶哼一聲,被她掐紅了手臂。

    看著莫曉慧氣的發黑的臉,宋晚晚有些高深莫測的勾了勾嘴角,坐在厲母面前有些懵懂的問道:“阿姨,你剛才那么生氣,是因為江小姐嗎?”

    厲母嗤笑一聲:“那個狐貍精你不覺得很礙眼么?”

    宋晚晚一頓,像是不解的咬了咬唇,“她和君霆究竟是什么關系,他們是不是……”

    她欲言又止的模樣,讓厲母煩躁的擺了擺手。

    “一個企圖嫁入豪門享福的狐貍精罷了,打上我厲家的主意,哼,簡直做夢!

    厲母的話宛如一顆定心丸,宋晚晚松了口氣,隱隱笑意在眼底蔓延。

    ……

    樓下客廳。

    “我媽是不是對你說了什么難聽的話?你千萬別放在心上!

    江筠兒苦笑一聲:“沒事,伯母的態度……其實我早就有預料!

    厲君霆長臂一伸,攬過江筠兒的肩膀,安撫性的摸了摸她額前碎發,“不如我們搬出去怎么樣?”

    江筠兒連忙搖了搖頭:“這樣只怕伯母會更加生氣,反正我們還有時間嘛,慢慢來我相信她會接受我的!

    厲君霆狹長的眼眸微瞇,手指無意識的摩挲著,他難得的蹙眉沉思。

    他本來就心疼江筠兒受委屈,可未來的婆媳關系又的確棘手麻煩,無奈之下只能聽江筠兒的話,只盼著慢慢相處久了,厲母會懂欣賞江筠兒。

    兩人說了會兒話,厲君霆就讓管家上樓把東西安排妥當,與此同時,宋晚晚軟言細語的哄了厲母好一會兒,她的心情才算緩和,想起衣服的事情,連忙從口袋里翻出一件白色水袖長裙。

    宋晚晚試了下,十分合身,厲母也笑著點了點頭。

    這時,門外一陣響動,莫曉慧煩躁的摸了摸額頭,拉過宋晚晚心里的手臂問道:“這外面又在干什么,弄的這么吵!

    宋晚晚眼珠一轉,故做猶豫:“是不是……是不是在收拾剛才過道上的行李?”

    果然,厲母的身子一頓,隨后瞇眼嘲諷道:“我倒是要去看看,她的臉皮是有多厚!

    “夫人!

    厲母突然出現的身影嚇了管家一跳,見她臉色陰沉難看,管家心里叫苦不連,暗自抹淚抱怨:怎么總是我來面對生氣的夫人啊啊啊。

    厲母身子向著樓下,語氣透著濃濃的怒火不滿:“你們到底怎么回事?這些破爛我不是讓你們扔了嗎?怎么又撿回來了,知不知道我看著心煩?”中氣十足的嗓音回蕩在偌大空曠的房內,幫傭們也是下意識的一個哆嗦,有些害怕。

    樓下江筠兒的臉色有些難看,身子也有些僵硬。

    厲君霆抿了抿唇,正要起身維護江筠兒,卻被她一把拉住手腕,她搖頭,厲君霆只好妥協坐下。

    管家出了一身冷汗,硬著頭皮解釋道:“夫……夫人,這些東西是江……”

    “夠了,”厲母冷聲呵斥,向著某個方向:“我早就告訴過你們,有些不用中的東西,就該扔掉,省得占了不該占據的空間!

    厲君霆嘆了口氣,突然他起身拉著神色凝重不安的江筠兒向門口走去,厲母見狀,氣的哆嗦大喊:“君霆,你要去哪里?”

    江筠兒生怕厲母和他置氣,掙了掙手臂,壓低嗓音說道:“你這是干嘛?我沒事的!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今天晚上就帶你去個好地方休息一下,別擔心,我媽說的話你當放屁就好了!

    出了厲家大門,江筠兒才反應過來,有些苦惱的嘆了口氣:“完了,你媽這下肯定認為我拐走她的寶貝兒子,這會肯定氣的要死!

    厲君霆被逗樂了,寵溺的吻了吻她的額頭,語氣柔和:“別亂想,明天我想帶你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