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5章 英雄末路

    說話之間,林羽瓊等將士已經沖到了近前。

    “迎馬鉤,準備!”項將軍下令到。

    命令一下,一群士兵彎著腰迅速跑到前面,每人手中持有一根長鉤,鉤桿有近2丈長,末端是一個鋒利的鉤子。

    當戰馬靠近時,將迎馬鉤一伸,勾住馬的腿,一拉,迅速將一條馬腿鉤下,馬匹倒地。

    黑軍眾將士的馬匹紛紛倒地。此時,黑軍的將士,也從背后取出弓箭,射向了迎馬鉤的士兵。林羽瓊見狀,左手一揮,狂風出現,不斷的將迎馬鉤的士兵卷起,撕碎。

    “他,他會妖法!”黃軍副將驚恐的說道。

    “上天不佑,上天不佑啊,這是天要亡我大楚!”項將軍悲愴的喊道。

    項將軍手持長槍,沖向了林羽瓊。槍劍相碰,兩人大戰了數個回合。

    一旁鐵鷹銳士也與中軍的將士廝殺在一起,殺聲震天,雙方不斷的有將士陣亡,人越來越少。

    一名少年的鐵鷹銳士越戰越勇,一劍斬斷了中軍大旗,隨著旗幟的倒地。

    這名少年鐵鷹銳士扛起大旗,沖出中軍范圍,一邊騎馬狂奔,一邊大聲的喊道:“大楚的將士聽著,你們中軍已敗,項將軍已陣亡,棄械投降者不殺!

    此時,見到這名鐵鷹銳士扛著“項”字大旗,所有的黃軍將士都已經失去了斗志,紛紛扔下武器,投降。

    在中軍,林羽瓊與項將軍依然打斗在一起,林羽瓊不由的佩服這個項將軍,在中軍已然被鐵鷹銳士屠殺殆盡、大軍已然投降的情況下,項將軍依然奮勇作戰。

    “項將軍,投降吧,看看你的四周,你已經是孤家寡人一個了!焙谲娨幻睂⒄f道。

    項將軍停了下來,已經被林羽瓊為首的黑軍包圍了,四周將士手持長劍,緊張的盯著他。

    項將軍將長槍仍在馬下,仰天長笑。

    那名副將松了一口氣,說道:“項將軍,以你的本事,投降我國,也不失是一名上將軍,依然可以封妻蔭子,以后還請多多關照!

    項將軍調轉馬頭,轉過臉,面向楚國方向,大聲喊道:“我項某,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我是楚國的罪人!”說完淚流滿面。

    “項將軍,你別太往心里去,此戰,你雖然敗了,但并非是你的錯,是你們大楚太過**無能了!”那名副將說道。

    突然之間,項將軍抽出掛在腰間的短劍,往脖子上一抹。

    “不要啊,項將軍!”林羽瓊與那名副將同時喊道。

    血花四濺,項將軍的尸身倒地。

    看著項將軍的尸體,林羽瓊一種悲由心來。馬革裹尸還,身為軍人,許多人身不由己。

    “來人啊,以上將軍的規格,葬了項將軍!绷钟瓠傉f道。

    “得令!”有將士答道。

    “哦!勝利嘍!勝利嘍!”黑軍眾將士歡呼到。

    這個勝利,有些沉重,項將軍雖敗,卻贏得了所有的尊重。林羽瓊心中暗道。

    眼前突然一花,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林羽瓊發現自己懸空在九樓試練塔四樓,離地半人多高,以騎馬的姿勢懸空在那里。

    “哎呦!”林羽瓊摔倒在地面上,身上略有疼痛。

    看來這關是過了,原來每一關破除幻境的方法不一樣,不知道五樓的那一關是什么,林羽瓊心中說道。

    很快找到了往上的樓梯,林羽瓊邁步向五樓走去。

    來到五樓,只見一箱箱的珠寶,擺放在那里,發出璀璨的光芒。

    一個肚大腰肥,憨態可掬的中年人,一身的珠光寶氣,滿面笑容的站在那里,見到林羽瓊不斷地點頭哈腰。

    “你就是這第五層塔的守關者?”林羽瓊問道。

    “是是是!”那守關者依舊滿面笑容的回答道。

    “你跟其他的守關者不太一樣嘛!”林羽瓊說道。

    “嗨!他們打打殺殺的,咱們啊,和氣生財!”守關者笑著說道。

    “那么我怎么才算通過這里?”林羽瓊問道。

    “通過這里干嘛,不如回去吧!”守關者依舊滿臉堆笑。

    “回去?什么意思?”林羽瓊問道。

    “你想啊,修真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啊,很多元嬰期的修士,一閉關就是百年。這百年期間,不能吃不能喝,就是不斷的修煉,枯燥無味,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