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5章 十六國全輿圖

    刀劍密密麻麻的斬殺過來。

    金幕再次起來,只見柳青菲盤膝坐下。

    藍淺服下一些丹藥,臉色逐漸恢復正常。再次靈氣運起,形成一層金幕。

    “藍師兄,你不必強撐!”柳青菲道。

    “這金光陣越來越厲害了,只靠一層金幕肯定撐不過去!”藍淺道。

    十人**有5人會金遁之術,龜甲前頭之人已經換成朱承允。

    藍淺與柳青菲共同防護,林羽瓊與王宏光、朱承允則不斷輪換飛行。

    飛了約一個時辰,越來越艱難,林羽瓊道:“我們以金克金,是不是錯了?再這樣下去,恐怕過不了這關,火克金,不如以火克金!”

    眾人一聽,眼睛一亮,說道:“不錯,剛才情急之下,倒是忘了這點!”

    路飛宇與王德輝起身,紛紛施展靈術,火球、火柱等將刀劍輕松融化掉或者擊飛。

    藍淺見狀,將金幕收起,大喝一聲:“焱墻,起!”

    巨大的焱墻將龜甲包圍,熊熊的火焰將四周的刀劍全部融化。

    “幾位師弟,不必懼怕刀劍,避開那金屬山峰就好!”藍淺說道。

    龜甲的速度變快,柳青菲松了一口氣。

    林羽瓊雙手一揮,兩條巨大的火龍噴射而出,火焰勝于路飛宇與王德輝。

    “沒想到許師兄也會火系的靈術,而且怎么厲害!”穆婉清說道。

    林羽瓊沒有說話,全神貫注的實戰靈術。

    柳青菲看了穆婉清一眼,沒有言語,坐在那里開始恢復靈力,有王宏光和朱承允駕駛龜甲,已經基本沒有問題。

    一個時辰后,云天門眾人終于沖出了金光陣,龜甲降落在空地之處。

    藍淺、林羽瓊、王宏光、朱承允、路飛宇、王德輝立刻坐下恢復靈氣。

    “沒想到你們的速度這么慢!”一個聲音響起。

    天道宗二十人全部在這里,每一個精神飽滿,靈氣充足。充滿敵意的看著云天門眾人,在彩峰宗,藍淺讓他們丟盡了臉面,因此天道宗對云天門所有人都極為痛恨。

    柳青菲、穆婉清、高杰、魏子軒立刻擋在天道宗眾人與那六人之間。生怕天道宗趁藍淺和林羽瓊等人疲憊出手。

    柳青菲開口道:“你們無非仗著一件特殊的法寶而已,前面還有很遠的路途,你們的那件法寶也未必管用。

    而且你們在這里沒有繼續往前,是因為你們也不知道往前該如何,你們在等白露書院的道友,不是嗎?”

    在剛才的金光陣中,所有人都忙于破陣或恢復靈氣,根本就無暇關注其他門派究竟如何,這柳青菲居然知道他們有一件特殊的法寶。

    更重要的是,長老告訴過他們,柳青菲才是云天門的隊長,極有可能是比藍淺還可怕的人。

    望著前面一眼望不到邊的森林,各種藤條抽動,他們也不敢保證前面是否會有需要云天門的地方。

    就在這時,一艘靈舟落下,并州的岳陽宮,所有的修士整齊劃一的從靈州上下來,同時向天道宗、云天門作揖,然后同時坐下恢復靈力,一言不發!

    此時若發生沖突,岳陽宮必然會坐視不理,畢竟唇亡齒寒。

    岳陽宮的管理古板、嚴肅,絕對服從命令。一對一,天道宗并不懼怕岳陽宮,但若是此時二十人對上十人,卻未必能占到好處。

    很快其他門派也紛紛來到,讓劍拔弩張的氣氛有了緩解。

    “白露書院的道友,這前面的森林是什么?為什么藤條會像手臂一樣揮動?”天道宗的修士問道。

    “前面應該是木甲陣!”白露書院的一個修士說道。

    “金、木……”另一個白露書院的修士思索道:“難道是五行殺陣!”

    “金光陣、木甲陣、水幕陣、火巖陣、土動陣,是有人故意布置出來的禁制陣法!”那白露書院的修士說道。

    “這位道友怎么稱呼?”天道宗的修士問道。

    “在下彭旭堯!”那白露書院修士說道。

    “是我們的大師兄!”有白露書院的修士補充道。

    “彭師兄,在下天道宗的大弟子姚振川。敢問彭師兄,我們該如何過這五絕殺陣?”姚振川非?蜌獾恼f道。

    “最好的方法自然是破了這里的禁制陣法,這五行殺陣自然變成廢陣。不過我估計這布置陣法之人修為極強,以我們的修為無法破除!”彭旭堯說道。

    “這一定是魔族布置下的,想害死我,用心太險惡了!”有修士氣憤的說道。

    “不錯,這些魔族太可恨!”有修士說道。

    “你們這幫小崽子,想來殺老子,還不準老子布幾個陣跟你們玩玩嘛?”一個聲音傳來。這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

    “是魔圣!”有不少修士驚恐道。

    立刻,眾人變的嘈雜起來,很久才恢復平靜,那個聲音再也沒有出現了。

    “我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原來我們一直都在別人的監視之中!”有修士嘆息道。

    “那我們怎么辦?往后退嗎?離開這里?”有修士道。

    “是呀,趕緊離開吧!聽那魔圣的聲音,實力還是非常強,我還以為魔圣基本快死了!”有修士應和道。

    “我們離不開,我們一旦離開,一定會被毫不留情的斬殺。而且監視我們的絕不僅僅是一方!绷喾普f道。

    靈舟中的妙音娘娘,看了一眼柳青菲,露出一絲異樣的眼光。

    “不錯,你們誰想離開,現在就得死!”那聲音又響起,所有人都感覺身體根本無法移動,絲毫不懷疑那聲音的主人可以瞬殺所有人!

    “我們現在怎么辦?”有修士問道。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