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30章 戰元嬰

    來者正是在拍賣行見到的那陰森老者,他身后跟著兩個金丹修士。

    “老夫幾次來到這里,那蛟蛇極為狡猾,感覺到元嬰期修士就不肯出來。感謝你們把它引出來還殺死,我會給你們留個全尸的,桀桀桀!”那老者陰森的笑道。

    “你的修為應該也只是個元嬰初期吧,這么大歲數了,才元嬰初期。我看你啊,這輩子都無法到元嬰中期!”李景行諷刺道。

    “是又如何,殺你們這些天資卓越的小輩,老夫的快感更強!”那陰森老者不以為意。他是被強行提升到元嬰期的,這輩子本來就無法達到元嬰中期。能夠體驗元嬰初期的感覺,他已經知足了。

    “變態!”纖凝怒罵道。

    “罵吧,罵的越狠,我會讓你們死的越痛苦!”陰森老者桀桀笑道。

    林羽瓊一拍寵獸袋,碧云獸沖天而出。直奔那老者襲去。

    老者面露凝重的表情,一拍寵獸袋,一個巨大的赤焰虎,渾身冒著火光,沖向了碧云獸。

    “難怪如此囂張,原來有元嬰期的妖獸。不過即便如此,你們也死定了!”老者陰狠狠的說道。

    之所以不急著殺死林羽瓊等人,是因為老者覺得,元嬰期以下,不可能抵抗的住神識攻擊。能夠欣賞別人臨死前的各種反應,對老者來說,是人生一大樂事。

    幸虧自己帶了妖獸過來,否則自己就要全力對付這頭碧云獸,根本就沒精力殺死林羽瓊等人。而這幾個人雖然只有筑基期,但每一個的實力都不弱于金丹期,憑自己手下那兩個金丹期,不要說殺死他們,攔估計都攔不住。

    此時,兩頭妖獸打在一起,斗的是難解難分。

    “要打就打,你的廢話太多了!”林羽瓊一摸儲物戒,拿出紅芒劍。

    “你居然有儲物戒,這以后是老夫的啦,桀桀桀!”

    “我來對付他,你們對付那兩個!绷钟瓠倎G下一句話,向那老者沖去。

    “不自量力!”老者眼中露出譏諷的目光:“老夫就讓你見識見識元嬰期的實力!”

    老者表情微動,一道神識向林羽瓊襲來。林羽瓊略一恍惚,腳下的劍頓了一下,這種感覺比太一門的元嬰修士都弱上許多。林羽瓊心中大喜,繼續向老者殺來。

    “什么,神識攻擊無效,小子,看來你身上的寶物不少啊,殺了你都是老夫的!”老者一拍儲物袋,一把蛇形劍出現在手上。

    劍身細長,彎彎曲曲,如同一條長蛇。劍尖是一個蛇頭,嘴巴長的極大,形成兩個鋒利的劍尖。整個劍上雕刻了精美的花紋,看起來極為美觀。

    “想死老夫就成全你!”老者一劍刺向林羽瓊。

    劍法刁鉆,林羽瓊避無可避,身上一道傷口。一股巨大的寒氣,侵入身體。林羽瓊立刻感覺血液、五臟六腑似乎都被凍住。

    煉體肉境,只是**上比普通修士強,血脈、臟腑、骨骼等方面,還是跟普通修士差不多。

    刺傷了林羽瓊,老者并沒有多少得意。因此林羽瓊身上的傷口,遠比他想象的小了許多,而且傷口正在迅速愈合。老者驚駭不已,蛇形劍最大的特點就是一旦傷人,傷口就極難愈合。而且這蛇形劍還含有巨大的寒氣,即便是金丹修士被傷到,也應該是滿身冰霜的成為一具尸體。

    寒氣攻心,林羽瓊趕緊將火靈力運遍全身,但依然覺得寒氣難擋。

    這寒氣中的寒毒極強。

    林羽瓊立刻身體爆退,遠離那老者。一摸儲物戒,拿出一枚解毒丹服了下去,頓時感覺好受了許多。

    老者的第二劍已經襲來,林羽瓊身體再次爆退。近戰本是林羽瓊擅長之事,畢竟他僅憑肉身就可以相當于金丹期。

    可如今老者刁鉆的劍法,古怪的蛇形劍,讓林羽瓊根本不敢近身。

    “道劍歸一!”林羽瓊大喝一聲,一把巨大的金劍刺向了老者。

    老者一劍劈向了那金劍,金劍立刻變成一陣金光,渙散而去。

    “小子,近戰你不是對手,靈術你也不行。靈蛇吐瑞!”老者大喝一聲,大量的冰蛇,散發著一股股寒氣,向林羽瓊襲來。

    “道劍成盾!”大量的金劍聚集在一起,不斷旋轉,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劍陣,擋在林羽瓊面前。

    劍蛇相撞,整個天空涇渭分明,一半金色,一半冰色。數十里范圍內都可以看的見。

    這小雜種體內的靈氣挺足的,這里離云天門不是特別遠,萬一引來云天門的修士,就大事不妙了,必須趕快結束戰斗。老者心中暗道。

    神識攻擊無效,近身之戰雖然有效,但很快就被破解。依靠靈術,雖然可以壓制林羽瓊,但是想徹底取勝也極難。

    老者心中不免有些著急,就算是金丹期,也不至于如此難纏。此時他已經把林羽瓊當做同階對手來看待了。

    林羽瓊與老者這邊,雖然一直處于下風,但還不至于有危險。

    碧云獸與赤焰虎依然打的難解難分,赤焰虎雖然只有元嬰初期,但一身的火焰之力,讓碧云獸頗為無奈。

    李景行禁由心生,幾乎可以讓任何一個地方產生長滿倒刺的銅墻鐵壁,令與他戰斗的金丹修士防不勝防。

    趙忱宣與李景行共戰一個金丹修士,面對金丹修士,趙忱宣不敢近戰。手掐法訣,大量的冰刺刺向了那金丹修士。

    那金丹修士身體外形成一道氣墻,抵抗住了李景行與趙忱宣的進攻。但不敢在一個地方多滯留,一旦被李景行的禁制圍困住,則極難脫身。

    金丹修士在半空中上躥下跳,被兩個筑基修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讓他覺得非常憋屈。

    “你是猴子嗎,一會兒我欣賞完你的表演,給你幾個賞錢!”李景行出言譏諷道。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