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6章 同歸于盡

    來的人正是林駭,林羽瓊的三叔。此時他擋在了靈舟與那凝神期修士中間。

    凝神期的修士都懶得看林駭一眼,一個金丹期的修士,他完全可以瞬殺。突然他的目光一凝,身體立刻爆退。

    這金丹修士居然要自爆。一個修士如果自爆,那就相當于徹底死亡,無法入輪回。因為一旦自爆,這三魂七魄就會分散,每一魂每一魄都會成為單獨的存在,可能就消失在虛無之中,也可能跟別的魂魄結合,去投胎。如此,這修士則必然是徹底的死亡了。

    修士自爆的威力極大,凝神期的修士面對金丹修士的自爆,雖然不怕,也不會被傷及。但肯定要退避三舍,暫避鋒芒!

    “不要,三叔!”林羽瓊大聲吼道,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有些難以自已。慕兒與娜兒在身旁,十分心疼的看著他。

    林駭轉過身來,沖林羽瓊微微一笑。這是他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后一幅畫面,身體緊接著自爆。

    林駭的自爆只為林羽瓊等人贏得了一至兩息的時間,可就是這么短的時間,極為重要。靈舟沖出了云天門,那被封印的天地,似乎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作用。靈舟徑直的離開了。

    “什么?”那張姓仙人目光一凝:“這靈舟居然是頂級的仙寶,老夫勢在必得!”

    張姓仙人一抹儲物戒,從里面飛出一艘靈舟出來。這靈舟越飛越大,最后有數十丈長:“派人去把那靈舟帶回來,那個金丹期的小輩,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睆埿障扇说恼Z氣充滿了冰冷。

    方知一與馬未鞍立刻點頭哈腰的應承。

    很快就由一個悟真期、兩個凝神期、數個元嬰期和大量金丹期、筑基期的修士上了靈舟。藍淺和趙忱宣赫然就在其中。

    這靈舟的飛行速度比那龍鳳靈舟的速度快了許多,而且沒有人阻攔,轉眼間就消失在云天門的這片天地之內。

    在靈舟離開的那一剎那,上百個老祖境界的修士趕到了。這些修士就算不動手,他們產生的威壓,就足以讓云天門的修士顫抖。

    隨著這些修士的到來,戰斗就停止了下來,再打下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勝負已經很明顯了。

    “隨云、櫻云,你們投降吧!”天罡宗老祖的語氣雖然平淡,卻充滿了不可置否的威壓。這上百個老祖境界的修士,就是他底氣的來源。

    他也知道隨云與櫻云等人不可能投降,雙方斗了上千年。一千年前,天罡宗大敗,不少老祖境界的修士被云天門煉成了傀儡。他們又豈能放過隨云、櫻云等云天門的老祖。

    “天罡宗的底蘊應該盡出了吧?天道宗想必也出了不少的底蘊吧?”隨云的語氣充滿了平淡,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甚至有那么一絲的得意,仿佛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聽到隨云的話,天罡宗那個靈變期的修士,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覺,可他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不錯,天罡宗的老祖境界修士盡出,我天道宗也是出了三成多的實力!币粋天道宗的靈變期老祖臉上充滿了得意,他不怕云天門反抗,但更希望云天門能夠投降。一個活修士被煉成傀儡,要遠比一個死去的修士被煉成的傀儡,要強大不少。

    隨云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了!”

    也不見隨云有什么動作,一枚玉簡便出現在他的手上,隨即被捏碎。

    “哦,難不成你們云天門還有什么底牌不成?”天道宗靈變期老祖的語氣充滿了不屑。

    隨著玉簡的破碎,四面八方出現了數十個老祖境界的修士,均穿著云天門的服飾。還有大量的法寶出現,絕大部分都是靈寶,只有少量的幾件是仙寶。仙寶上面沒有任何仙力散發而出。

    “老夫早就應該猜到,云天門的靈石那么多,絕不可能就兩個靈變期的修士。不過即便如此,你們的實力依然比我們弱上太多!碧祛缸陟`變期老祖的心中充滿了慶幸,本以為經過這一千年的發展,天罡宗的實力應該已經超過了云天門,沒想到還是不如。幸虧與天道宗聯手,不然絕對不是云天門的對手。

    就在這靈變期老祖慶幸的時刻,他的臉色陡然一變。他發現那被捏碎的玉簡,散發出一股氣息。這股氣息極強,居然溝通這天地間的靈氣,不,是仙氣。

    那仙氣直沖云霄,將那本已被破開的護山大陣又重新凝聚起來。

    “此子不簡單,居然可以將那些仙寶上的仙力煉化,凝聚在一個玉簡之中,并借助那玉簡,將其與我法寶的仙力結合,形成新的護山大陣!彪m然是敵人,但那張姓仙人看向隨云的目光充滿了贊賞。

    就在這時,張姓仙人感覺到一股異常的仙力波動,不對,此子好深的算計,竟然將我都算計進去。張姓仙人面色大變,此時不顧一切的往外飛去。

    張姓仙人的異動,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就在所有人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那些剛出現的云天門老祖居然全部自爆了,那些靈寶與仙寶也自爆了,那充滿仙力的護山大陣也緊跟著爆炸了。

    爆炸力之強,整個涼州都感到了大地的晃動。整個云天山脈的山峰居然全部倒塌,所有的修士尖叫著,四處亂飛,妄圖快速逃離,可惜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

    不要說普通的修士,哪怕是修為到了靈變期,都無法抵抗這樣的爆炸力和山峰的倒塌。

    隨云深情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櫻云,在他的眼中,櫻云的容貌似乎又變回了二人初次見面之時。那時的櫻云極為年輕漂亮,一身粉紅色的衣服,在百花叢中向自己緩緩走來。那百花與櫻云相比,都黯然失色。櫻云一顰一笑,都讓隨云為之著迷。櫻云輕啟朱唇,向隨云輕聲問道:“你可愿拜我為師?”

    這數千年來,隨云一直愛慕著櫻云,但因自己的長相平凡,不敢表白。

    櫻云對隨云也有好感,剛見隨云時,只是覺得其天資卓越,并沒有其他的想法,畢竟隨云的長相太過平凡?上嗵幭聛,發現隨云不僅天資卓越,而且心性極佳,性格沉穩,極善謀劃,做事也得體大方。

    可以說,除了長相和不太會討女孩子歡心之外,一個夢想中男人該有的一切,隨云都有。隨著相處,長相雖然沒辦法徹底改變,可時間長了,就會覺得隨云的長相越來越順眼,不會討女孩子歡心,更是一種忠誠與可靠。

    所以櫻云對隨云也有好感,只是礙于師徒關系,不好去捅破。再加之后來,隨云的修為逐漸超過了自己,而自己的容顏漸老,不再有年輕時的那般美麗。在櫻云的心里,逐漸覺得自己配不上隨云,更加不會說破心中的想法。

    此時的櫻云,潔白的雙手在隨云那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臉上摩挲,這是幾千年來,她第一次摸隨云的臉。櫻云輕吐朱唇:“若有來生,我不再做你的師父,我要做你的妻子!”

    隨云含淚點了點頭,緊緊的抱住櫻云:“我們此后,生生世世,永結同心!”

    兩人相擁,共同迎接死亡的到來,此時,死亡對他們來說,也許是最好的歸宿。

    云峰一臉平靜的望著龍鳳靈舟消失的方向,身邊不斷有山峰落下、地面塌陷、修士死亡,但這一切似乎對他都沒有什么影響。

    “我云峰修行200年元嬰,300年元嬰大圓滿。斬凝神、戰悟真,此生從未輸過給誰。我云峰弟子,不落于人。羽瓊,為師只能幫你到這里了,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云峰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云鳳看著遠處的云峰,為了掌門之位,她與云峰明爭暗斗了數十年,想到此,云鳳雙目落淚:“云峰掌門,對不起!”

    聲音極其的微弱,這是她第一次叫云峰掌門,也是最后一次,云峰再也聽不到。

    在遠處的天罡宗內,幾個金丹期的修士守護著一處殿堂,殿堂上擺放著大量的玉簡。每一個玉簡上都寫著一個名字,這些人都是天罡宗元嬰以上的修士。

    突然一陣大地的震動傳來,緊接著,這些玉簡紛紛破碎。破碎的只剩下數個玉簡。那幾個金丹修士大吃一驚,因為這代表著整個天罡宗所有元嬰及老祖境界的修士,全部隕落,只剩下幾個了。

    “李長老、李長老,大事不好了!”幾名金丹修士驚慌失措的喊道,跌跌撞撞的向后山飛去。

    “修真者要的是心平氣和,遇到一點小事就如此慌張,成何體統!”那幾個金丹修士的叫喊,引來了一個中年的元嬰修士。

    “不是的,長老,大事不妙了!”一個金丹修士急忙說道。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