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42章 傷我兄弟者,必殺!

        若是白銀戰車還在,林羽瓊或許還能逃走。如今來看,逃走的可能性極小。

        看來還是底牌太少,林羽瓊苦笑一聲。來不及心疼仙寶碎片,林羽瓊立刻將儲物戒內的大量法寶、符篆等拋出,這些都是他在殺戮海內得到的還可以的法寶。

        這些法寶延緩了血衣的進攻,但依然無法阻止。

        何物可以克制血液,林羽瓊快速的尋找破解之法。猛然間想到,那血珠似乎可以吸收天下一切的血液。而如今那血珠融入了自己的身體之內。

        事到如今,也只能賭一把了。

        “看是你的血脈強,還是我的血脈強!”林羽瓊大喝一聲,催動全身的血脈。

        那即將沖到林羽瓊近前的血衣,感覺到了林羽瓊身上的血脈之氣,不由得一頓。似乎有一種天生本能的害怕,令血衣想往后退。

        “害怕了!”林羽瓊眼神一凝。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林羽瓊快速向前,一把抓住了血衣。

        立刻似乎一股血氣在與自己爭奪血液,很快那血氣便敗了下來。開始緩緩的流入林羽瓊體內,林羽瓊感覺身體的血脈之力似乎變得更加強大了。

        那依然在打坐的舵主大驚,失聲叫道:“不好,血衣被他反噬了,立刻收回血祭!”

        眾修士紛紛急速打出法訣,那血衣在極力掙脫林羽瓊的束縛,只不過一切似乎有些徒勞。

        “趁他現在無暇他顧,殺了他!”那舵主喊道。

        立刻所有的修士起身,殺向了林羽瓊。

        只聽見一聲怒吼,數個修士身體倒卷,飛了出去。白云純現出本體,守護在林羽瓊的面前,那幾個修士正是被他擊飛的。

        梁氏兄弟也從禁制中殺出。

        “不要跟他們硬拼,只要拖延時間,等師兄收拾完那血衣就可!绷簢[向梁天和白云純傳音道。

        這些修士本來足以碾壓梁嘯等人,但他們失去了大量的氣血,實力也打了極大的折扣。梁嘯等人,依靠禁制,與青衣樓修士打得難解難分。

        三人殺死了數個修士,但身上也是多處受傷。白云純到還好,皮糙肉厚,防御力強,而且越是受傷,實力越強。

        梁氏兄弟受傷則難以恢復,而且影響他們的實力。戰斗極為激烈,梁氏兄弟都沒有時間吞食丹藥。

        青衣樓這邊,也是極為著急。血衣是他們的氣血組成的,一旦有失,自身的實力將受到極大的影響。就算可以逃過此劫,恐怕也難以活著離開萬里沙海。

        對面的兩人一獸,配合著大量的禁制,死死的攔住自己。就算是死,也不愿意讓自己前進一步。這讓青衣樓的修士很是懊惱。

        時間每過一息,青衣樓修士的損失就多一分。

        “去死吧!”舵主大喝一聲,整個人的身體化作一把滔天般的巨刀,向著梁天斬來。

        “刀修!”梁天的瞳孔放大,驚駭的看著那把向自己斬來的刀。

        刀修,一生只修一把刀。人就是刀,刀就是人。那把刀就是自己的本命法寶。刀若碎則命喪,身若死則刀消。

        他已經身心力竭,就算是全盛狀態下,也躲不開這一刀。

        刀,斬破虛空。梁天明白,自己必死無疑。

        就算是死,也要為林羽瓊爭取時間,哪怕只有一息。

        “梁天!”梁嘯怒吼,想要去救梁天,但他被數個修士圍困,其中就有一個凝神期修士。已經是自顧不暇,根本無力救梁天。

        白云純也是怒吼,他雖然只是元嬰中期。論實力,要強過梁天和梁嘯。只可惜,圍困他的修士更多。白云純不顧一切的想沖向梁天所在的地方,都被擊退了回來。

        “別著急,他死了,就輪到你們兩個了!”舵主惡狠狠的說道。

        梁天閉上了眼睛,他知道,再怎么努力,也都是白費了。

        “師兄,大哥,我盡力了,我無怨無悔!恕我以后不能陪你們繼續走下去了,保重!”梁天的眼角流出淚水。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