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18章 你愛我,我愛你

    梧城今夜的天格外的好,沒有連綿陰雨,空氣中常帶的潮氣也沒有,只有月光湛明,微微涼風拂過,算是一個不錯的約會天氣。

    約會……

    我和席湛這樣算約會嗎?

    我偷偷的抿唇笑了笑,半個小時后路過一家鮮花店,我進去挑選了九朵綻放欲滴的紅色玫瑰,還抽了一張黑色的硬張自己包裝花束。

    我抱著玫瑰花進車里,沒多久就到了席湛所發的定位,我下車瞧見海邊有一個身兜黑色休閑風衣的男人正負手而立的站在海邊。

    這樣老成的姿勢不用猜就是席湛。

    難得他今日沒有穿西裝。

    我示意荊曳不要跟著,悄悄的從后面過去,在距離還要半米的時候我像個竄天猴似的跳到席湛的背上,他反應很快,怕我滑下去瞬間用雙手挽住我的雙腿給我支撐力,嗓音里透著笑意問:“不怕摔倒?”

    我抱著他的脖子笑說:“有你在就不怕!

    他轉移話題問:“吃晚飯了嗎?”

    “沒有,席先生要給我做嗎?”

    他溫柔的音色問:“嗯,想吃什么?”

    荊曳說這里是席湛的私人住宅,我往四處望了望,只瞧見不遠處的懸崖上有一座別墅,隱隱的掩在樹林中,裝修瞧起來格外奢華。

    我笑了笑哄著他道:“席先生做的我都喜歡!

    席湛背著我沿著海岸線往那座別墅而去,我趴在他的背上心里有些忐忑的問:“我媽已經告訴我了,他們有沒有說太過的話?”

    席湛淡道:“嗯?”

    我低聲問:“有沒有為難你?”

    我覺得以我爸的性格肯定不會那么簡單的放過席湛。

    聞言席湛看的很開的同我開導道:“允兒,雖然他們并不是你的親生父母,但我清楚你心里一直視他們為親生,而他們也一直視你為親女兒,他們心里一直愛你寵你,何況曾經他們因為原因特殊沒有見過顧霆琛,沒替你親自把關……在他們的心里他們不希望你未來還像第一次婚姻那般失敗,他們希望你幸福安康,所以對我的要求格外嚴格實屬正常,無論他們說什么他們都是站在你的立場上為你考慮,所以這不算為難,是身為我想成為他人的丈夫、他人的女婿必經的路!

    席湛這話表明我爸真的說了什么過分的話。

    一想到這我心里就有點難受。

    難受席湛在我爸那兒受了委屈。

    我摟緊他的脖子心疼道:“二哥,對不起!

    “這事你無錯,你父母也無錯!

    頓了頓,他提醒道:“不要輕易給人道歉,特別是自己無錯的事!

    話雖這樣,但我心里還是心疼席湛。

    我將下巴趴在他結實的肩膀上喃喃的說道:“我就是心疼你,因為我的二哥什么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啊,而且是我爸太挑剔了,他都不看看他的女兒是什么樣子,身體虛弱成這樣,移過腎得過癌癥還離過婚,有人要都不錯了,他私下竟然還對你要求這么高……”

    我話還沒有說完,席湛停住腳步將我從他身上放下來與我面對著面,他的神色漠然,透著寒氣,我怔了怔抱著玫瑰花問:“怎么?”

    他神色凝重道:“妄自菲薄是我最不愿見到的你!

    我剛剛就是隨口一說,沒經過大腦而已。

    我乖巧的點了點頭認錯道:“那我下次再也不說這種話了!”

    “允兒,無論你父親說什么都是他作為長輩該叮囑我的,何況無論你是怎么樣的在他心里你都是他的寶貝女兒,而在我心里,無論你的曾經如何,你都是我席湛這輩子唯一值得尊之重之守護的女人!

    席湛從未說過如此曖的甜言蜜語。

    我傻笑,聽見他嗓音鄭重的提醒道:“你要清楚愛是什么,不是曾經過往;不是家世容貌;更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你愛我,我愛你!

    你愛我,我愛你……

    席湛說他愛我!

    我心底激動萬分,伸手輕輕的握住他的尾指慌張的問:“二哥不是不懂愛嗎?二哥你說你愛我,那你是什么時候愛上我的呢?二哥是不是答應了我爸什么?二哥曾經說過結婚卻一直未曾向我求婚!”

    席湛嗓音磁性的喊我,“允兒!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