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8章 被人逮住

    席湛的母親說過兩次我和她很像,待她整張面容面向我的時候,看見她猶如看見了未來的自己,等再過幾十年我應該與她如出一轍。

    我過去坐在她對面,商微識趣離開道:“母親,我如約而至將笙兒給你帶來了!你們先聊,我回房間換身衣服,待會再出來陪你們!

    商微離開后我身側就只剩下荊曳他們,她給我遞了一杯咖啡道:“讓他們先退下吧!

    我對荊曳點點頭,后者離我十米遠。

    待他們離的遠了點眼前的貴婦才淡淡的語氣說道:“這是我與你分別后第一次見你!

    所以當年她給我捐腎時也未曾看過我?

    我抿唇不語,她平靜的嗓音繼續道:“我是想念你的,想將你接在自己身邊撫養,但一想到你父親……他欺騙了我,毀了我的愛情,我恨他,自然就容不得你在我身側,抱歉!

    她說恨我父親時很平靜。

    說想念我時亦很平靜。

    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我啟唇道:“無妨!

    “笙兒,你見到我很平靜!

    我盯向咖啡道:“你亦是!

    聞言她笑了笑道:“你和我很像!

    我沉默不語。

    她繼續道:“我讓微兒帶你來見我是想將梧城的那些產業都轉給你,包括在法國的!

    我笑問:“這么大方?”

    她道:“我只有你一個女兒!

    “我記得商微喊你一聲母親!

    見我忽而提起商微,她面色柔了柔解釋道:“微兒從小身體虛弱,所以一直養在我這里的,他喊我一聲母親只是比較親我罷了!

    “既然如此,你把你的產業都給他!

    我起身要走,她錯愕的喊住我,“笙兒!

    我背對著她語氣淡淡的說道:“從始至終我對財富都沒有太過看重,連席家都是不愿要的,是他強制拿了我男人的又硬塞給我的!

    她輕問道:“你不要就不是你的了嗎?”

    “我們之間除了血緣上的那點關系還剩下什么?你真心當我是你的女兒嗎?”

    除了我是她名義上的繼承人,我在她眼中什么都不是,她見到我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

    她似乎被問住了,我轉過身瞧見她的面色難堪,我掩下心里的煩悶道:“我該離開了!

    這一趟法國來的毫無意義。

    她溫和喊著,“笙兒!

    我沉默,她誠實的說道:“你是我的女兒,可除開你是我的女兒我不知曉我們之間有什么羈絆!

    我:“……”

    我帶著荊曳離開了這座偌大的城堡,在直升機上荊曳問我,“家主,你瞧著不太開心!

    “荊曳,我的出生并未帶給她喜悅!

    荊曳遲疑問:“你指的是公爵夫人?”

    這樣的母親不要也罷。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荊曳的問題,不想把脆弱暴露在他的面前,快到法國邊境的時候我給席湛發了消息,“我還有幾個小時到艾斯堡!

    席湛沒有回我的消息,我給赫冥以及元宥他們都發了消息,但沒有一個人理我。

    像是發生了什么事似的集體鬧失蹤。

    隱隱的,我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幾個小時后直升機降落在艾斯堡,別墅里漆黑一片,荊曳察覺到危險的氣息將我護在身后,還吩咐其余二十三個保鏢通通圍著我。

    別墅門口突然傳來爆炸聲,我們一群人被氣流沖開,我狠狠地摔倒在地上,荊曳反應迅速握住我的手腕拉著我起身趁亂逃跑。

    其余還活著的保鏢都被留著斷后,我往后看去,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活生生的倒在我面前,我眼前混沌一片,心底泛起一陣惡心!

    我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

    荊曳拉著我跑了很久,我實在喘不過氣,剛停下就吐了出來,他又馬上拉著我藏進樹林,因著芬蘭下雪,森林里的積雪很深,我們被雪完全掩藏,遠處端著沖鋒槍的洋人往這邊巡視。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