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88章 謝謝你的選擇

    我順著聲音偏眸瞧過去看見身著一件薄款米色風衣、面容格外英俊溫潤的顧瀾之。

    他稱譚央為顧太太。

    我猜是喊給赫爾聽的!

    他開始表現出他的占有欲!

    男人這么愛吃醋的嗎?

    譚央身體僵了僵轉身喊著,“顧瀾之!

    顧瀾之繞過神色恍然的赫冥進來,他輕輕地眸光看向她,溫和的問:“發生了什么事?”

    譚央非常依賴顧瀾之,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她聲音淺淺的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男人的眉骨之間微蹙問:“受傷沒?”

    她搖搖腦袋說:“就是阿暖受委屈了!

    這句話譚央是說給陳深聽的。

    可那個男人抱著懷里快要昏厥的那個女人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顧瀾之取出兜里的手機打了個電話將這邊的情況大致的介紹了下,道:“嗯,立案調查吧,不能有任何閃失!

    顧瀾之掛斷電話后對譚央溫潤的語氣解釋道:“警察局會成立專門的調查組調查事情的真相,你隨我回家吧,先處理一下身上的淤青!

    他仍舊發現了譚央身上被打的淤青。

    他對她是真的喜歡。

    喜歡到任何一個細節都不會忽略。

    不過他篤定的語氣讓我想起了他曾經說過的那句話,“周游世界,認識權貴!

    顧瀾之是一個厲害的人物。

    譚央乖巧的點頭,顧瀾之轉身走在前面,她對我和季暖說著再見道:“我先跟他回家!

    “嗯,剩下的事交給我!蔽艺f

    譚央隨顧瀾之離開了警察局,而默兒的精神狀態好了不少,這時陳深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很緊急的電話,以至于他放下默兒留了自己的人就離開了,現在警局里就剩我們幾個!

    陳深的離開真的很莫名其妙。

    我吐口氣問季暖,“回家嗎?”

    “嗯,先留著她在這里吧!

    這件事顧瀾之會處理的。

    我們幾個離開了警察局,我想和席湛送季暖回家,但她拒絕了我直接打車離開了警局。

    我打開車門坐上車對席湛說:“陳深突然離開了,默兒在警局,這件事暫且不了了之!

    “陳深需要回瑞士!毕康。

    我問他,“發生了什么事?”

    “他的養母性命垂危!

    難怪陳深竟然舍得丟下默兒離開。

    “是有預謀的?”我問。

    “是他的仇家找上了門!

    ……

    另一邊——

    譚央尾隨顧瀾之離開了警局。

    男人開的是很低調的黑色轎車,譚央嫌棄的皺了皺眉坐進副駕駛,而后者沉默不語的發動了車子,從始至終都沒有與她說過一句話。

    譚央望著窗外的月色想起這是她和他領完結婚證后見的第一面,如此尷尬、陌生!

    她那天突然找他結婚是被席湛所感染的,因為席湛說過他想在愛爾蘭和時笙領結婚證。

    愛爾蘭是一個不會離婚的國家。

    譚央向往從一而終的感情。

    恰好身邊有一個顧瀾之。

    她清楚她是喜歡他的。

    或許是因為年齡小內心又太過成熟,所以懂什么是喜歡,卻不太清楚愛具體是什么!

    她很彷徨,有點不知所措。

    她輕輕的喊著,“顧瀾之!

    男人回應她,“嗯?”

    顧瀾之終究不舍的不理她。

    她突然問他,“你愛我嗎?”

    愛她嗎?

    顧瀾之曾經將這個問題想了千萬遍。

    他一生都薄涼寡淡,以為此生都不會有愛人的能力,可隨后遇到了時笙,他被她的堅定不移所感動,漸漸的心底產生了喜歡的情緒。

    甚至對她做過種種承諾。

    還許她,“一生可否?”

    可喜歡終歸是和愛有差別的。

    他愛眼前的這個小孩。

    是心之所向。

    雖然她的性情比他還薄涼。

    顧瀾之想起前年的新年,她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他,而今年的新年正當他再次準備吐露心思的時候她卻隨另外一個男人去了芬蘭!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