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29章 別離開我

        我追問席湛什么香氣,但他沒有替我解答這個疑問,只是道:“席太太身上很香!

        我低頭聞了許久,的確有奢靡的香味。

        我想了想道:“可能是在茶館里沾染上的,那里點著熏香,味道都是差不多的!

        我說完又奇怪道:“怎么一直不消散?我待會洗個澡,等洗了澡再噴點茉莉的香水!

        席湛做早餐花時間,我離開上樓洗澡,洗完之后才沒有一絲味道,隨后噴了香水。

        或許是因為心情愉快,我特意化了個稍微濃的妝,又涂抹了褐色眼影以及口紅。

        口紅是大紅色的。

        特別的亮眼。

        我想了想還在眼角處點了鮮花妝。

        簡簡單單的幾筆,不濃。

        我對化妝一向拿手。

        既然是鮮花妝自然配鮮花裙。

        家里從不缺衣服,什么類型的都有,全都是助理準備的,定時都會帶新品過來。

        房間很大,衣柜又特別多,我打開了好幾個大衣柜才找到自己想要穿的仙女裙。

        我挑選了一件藍白色的無袖裙,上等的紗料制作,白中透著絲絲淡藍色,衣裙上雕刻著鮮花,裙擺層層疊疊,特別有質感。

        我特意卷了大波浪的長發,又戴了銀色的耳鏈,還特意戴上了象征席家權勢的兩枚戒指以及席湛送我的婚戒,包括手鐲。

        我換上銀色的水晶高跟鞋在鏡子前轉了個身,外面的門突然被人打開,我從鏡子里瞧見是身著白色襯衣、面色冷峻的男人。

        我轉過身笑著問他,“漂亮嗎?”

        席湛眸心略沉的附和,“漂亮!

        他對我一向贊賞。

        我走到他身邊拉著他的手掌出門道:“很久沒這么化過妝了,都快忘了曾經的自己!

        曾經的自己活的一絲不掛、漂亮精致。

        “怎么突然想到打扮自己?”

        “外面沒下雨了,曬著太陽,是梧城難得的好天氣,我打算待會出去找季暖逛逛!

        頓了頓我問他,“你忙嗎?”

        席湛喉嚨深處滾出一個字,“嗯?”

        他在等我接下去的話!

        “你有時間那我可以和你逛!

        席湛微微一笑,他站定,我疑惑的轉回身望著他,他撈過我的身體在我的唇角落了一個吻,我笑話問他,“怎么不親我唇?”

        他嗓音磁性道:“怕你待會補妝!

        我墊腳親向席湛薄涼的唇,他雙臂霎時收緊我的腰,我熱情的與他來了個熱吻。

        非常激烈的熱吻。

        松開后看見他的唇上全是口紅。

        但絲毫都不影響他的英俊。

        我舔了舔唇問:“喜歡嗎?”

        他沉呤了一會兒道:“寶寶是在撩我?”

        他情動之時喜歡喊我寶寶。

        我退回到鏡子前補著口紅道:“嗯,喜歡嗎?二哥應該很喜歡熱情似火的小妖精吧?”

        席湛失笑,“哪有人這樣形容自己的?”

        “那我是不是你的小妖精?”

        席湛配合我道:“嗯,快將我榨干了!

        我大跌眼鏡,沒想到他還會油嘴滑舌!

        我補了口紅對席湛拋了個媚眼道:“你去洗洗臉吧,我下樓吃飯,晚上再榨干你!

        我繞過席湛正欲離開,他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腕,嗓音低沉的詢問道:“席太太,能耽擱你一點兒時間嗎?”

        他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的紅唇的。

        我突然明白了男人的想法!

        我趕緊道:“二哥,我花了接近一個小時打扮的,我不能花妝,等晚上回家再說!”

        我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他,席湛嘆了口氣松開我道:“早上我會忙一陣,你和季暖先去商場逛著,等下午我再過來接你回家!

        我點點頭趕忙下樓!

        時騁已經在餐桌上開吃了,一點兒也不客氣,我過去坐下喝著牛奶聽見他夸道:“你男人的廚藝很不錯,煎的牛排很到位!

        我疑惑,“大早上的怎么煎牛排?”

        “我說我想吃,他就煎了!”

        我白眼一翻,“你真會使喚人!

        能使喚席湛的全天下應該沒幾個吧?

        “是你男人我才使喚的,不然哪能?”

        幸虧時騁是時家人,是席湛的大舅子,不然哪兒能給他煎牛排?做夢去吧他!

        “得,明天早上輪到你做!

        “行吧,明天早上我安排!

        我吃完了早餐去客廳抱起了兩個孩子,好在他們還小,我一個人抱著還不算吃力。

        等他們再大點我就心有余而力不足。

        潤兒伸手來摸我的耳鏈,我怕他使勁偏開了腦袋,他忽而委屈的喊著我,“媽媽~”

        兩個小孩都是九個月大,不怎么會說話,也都是咿咿呀呀開始學習的狀態,只會單音字,爸爸~媽媽~或者抱抱之類的。

        我不忍心,偏回了腦袋。

        潤兒對我的耳鏈很感興趣,一直摸在手心,但不用勁,而允兒今天比較聽話的。

        九兒爬過來道:“姑姑漂亮!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