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011原來他叫胡靖揚

    華燈初上,霓虹閃爍的公路上絡繹不絕的車水馬龍,鱗次櫛比的建筑樓宇成片成片亮起的萬家燈火,與夜空中銀河沙數的滿天繁星,交相輝映,使得整座城市更加璀璨奪目,流光溢彩。

    藍月會所,B市炙手可熱的富人俱樂部,奢華大氣,金碧輝煌,美輪美奐,多少土豪貴紳趨之若鶩,流連忘返,夜夜笙歌,紙醉金迷。

    豪華包廂里,長沙發上的裴紹吐出一口煙霧,伸長手臂至紅木茶幾上的煙灰缸里磕了磕煙灰,挑唇,戲謔,“不曾想,這黃志軒有兩把刷子啊,居然真讓他給穩住了,虧我還翹首以盼,等著看他被黃氏董事會那幫人拆骨生吞呢!

    “老胡陰謀未能得逞,莫不是為著某太太的情面心慈手軟吧?”背對著裴紹,斜倚著長沙發背的葉遠,瞟了眼落地窗前逆光而立的那抹高大挺拔的背影打趣了一句,而后,抬起捏在手里的酒杯湊至唇邊,抿了一口威士忌。

    話音剛落,裴紹深表贊同,攥起擱放在紅木茶幾上的酒杯,扭過身,跟倚在身后的葉遠碰了碰杯,淺酌一口。

    左側單人沙發上的徐北城,雙腿隨意交疊,十指相扣,搭放在膝蓋上,故作感嘆,實則看熱鬧不嫌事大,揶揄,“唉,溫柔鄉,英雄冢。老胡,感覺你這次白忙活了一場!

    片晌,佇立在落地窗前的胡靖揚轉過身,一手揣兜,另一手捏著酒杯,晃了晃杯中的琥珀色液體,面對一眾好友的挖苦揶揄,談笑自若,接茬,“倘若對手太弱,與之對戰,豈非索然無味?且看來日方長!痹挳,飲盡杯中酒,目光如炬的雙眸滲發出銳利有神的光芒。

    ~~~~~~

    今天是B大新生報到的日子,孟紫怡晨起晚點,為免蘇沁等急,草草梳洗過后,一邊捋著頭發,一邊踱步至玄關處,單手扶著鞋柜,彎腰俯身換鞋,搭在雙肩的長發散亂垂落,裊娜娉婷,晨曦的光暈縈繞在她周身,襯得肌膚白里透紅,明**人,半會,孟紫怡換好鞋子,直起身。

    玄關處黑酸枝五斗柜對上的墻壁,鑲嵌著一面橢圓形的巨大鏡子,孟紫怡對著鏡面,略微整理了一下儀容,爾后,拎起擱放在鞋柜上的行李袋,邁向門口,不料,蔥白的指尖剛觸碰到門把手。

    衣兜里的手機驟然響起,孟紫怡見狀,遂把行李袋擱放在地板上,掏出手機,瞅見來電顯示,孟紫怡淺笑,接起電話,“等急啦?正準備下樓呢!

    電話那頭的蘇沁,催促,“那你快點啦,我們的錦瑟年華即將開啟,等待著我們揮斥方遒,意氣飛揚呢,如此振奮人心,你非但沒有急不可耐,反而閑庭信步,著實令人費解!碧K沁豪情萬丈的聲音渲染著按奈不住的興奮。

    聞言,孟紫怡粲然,“心若浮沉,淺笑安然,目的地固然期待已久,可沿路繁花似錦,你姑且放緩腳步,欣賞一下沿途瑰麗風光,事緩則圓!鄙ひ舻腿嵬褶D,清澈動聽。

    ~~~~~~

    “!币宦,電梯到達樓下,孟紫怡抬腳邁出電梯,她今天扎了個半丸子頭,長發半披,帶出恬靜柔和,身穿墨綠色修身連衣裙,腳下一雙銀色高跟涼鞋,邁著輕捷地步伐,踏著光可鑒人的云石地板,在富麗堂皇的大堂穿梭而行,透過大堂明亮干凈的玻璃幕墻,孟紫怡望見站在單元樓門外不遠處的蘇沁。今天的蘇沁身穿白底碎花連衣裙,腳踩一雙米白色平底涼鞋,清湯掛面,臉上掛著明媚絢爛的笑容,神采奕奕,像極了溫暖的小太陽,瞧見孟紫怡踱著光華而來,蘇沁舉起手臂朝著孟紫怡歡快地揮舞著。

    望著眼前陽光燦爛、活潑靈動的蘇沁,此時的孟紫怡何曾想到,經年之后,會見到一個面無人色,猶如行尸走肉的蘇沁,仿佛最炙熱如火的陽光也無法溫暖彼時的蘇沁萬念俱灰的心。

    ~~~~~~

    待蘇沁和孟紫怡坐到車后座,駕駛座的蘇珩發動轎車,扭轉方向盤,一行人滿心歡喜、興高采烈地往B大進發。

    孟紫怡和蘇沁皆被B大商學院會計專業錄取,要說孟紫怡與蘇沁,那是毋庸置疑的緣分深厚,孟紫怡和蘇沁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一路走來皆是同班同學,歷經多次分班均未能將其二人拆開,現今兩人又被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錄取。

    若說孟紫怡這一生還有什么是她不想去考驗的,首當其沖,便是她與蘇沁之間珍而重之的友情,可惜,天不遂人愿,老天爺非要考驗她們兩個。關于孟紫怡與蘇沁那一場導致其二人分崩離析的情感劫難,縱使在曠日經年后,孟紫怡再度回想起來仍舊惘然若失,引以為憾。難道再深的姐妹情終歸也敵不過一個男人嗎?那一年那一夜,月華如水,遍地成霜,蘇沁淚流滿面,聲淚俱下,向孟紫怡泣訴,“對不起,小怡,我不想傷害你的,可是我心不由己,我真的很愛他!

    ~~~~~~

    越是靠近B大,孟紫怡越是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覺,那是爸媽的母校,她終于要來到這個遍布爸媽足跡和曾經的地方了。

    B大新生云集,人潮洶涌,比肩接踵,車輛堵得水泄不通,因此,蘇沁一下車,就把蘇珩給打發走了,讓他別繼續待在這兒,礙手礙腳,阻塞交通。蘇珩寵溺地捏捏蘇沁鼻子,笑罵了句,“沒良心的丫頭,過河拆橋!彪S后,跟孟紫怡點了下頭,孟紫怡頷首回應,然后蘇珩便依從蘇沁所言,先行離開了。

    孟紫怡和蘇沁兩人手挽著手,各自單出來的另一只手,一人拎著一個行李袋,跟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流動,在花團錦簇、歡聲笑語的B大信步徜徉,蘇沁不論瞅見什么,都覺得新奇有趣,接二連三拽著孟紫怡手舞足蹈叫嚷,“小怡,你快看看那個!鄙ひ衾锍涑庵y以掩蓋的歡欣雀躍,孟紫怡不知不覺受到蘇沁感染,臉上不由自主地掛著恬淡的微笑。

    ~~~~~~

    直到行至B大名人榜,孟紫怡其時的心情堪稱跌宕起伏。B大名人,顧名思義就是B大歷屆畢業生當中佼佼不群之輩,榜上有名者而今皆是社會上其行業領域里享負盛名之人,頭角崢嶸,超群絕倫。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