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一念驚鴻(15)

    殷兮在記憶里搜一搜,這人確實是當初的那個,她一只手拿著手機在對話框里打字,{不是結業?}

    對方被她這一問話震驚了好半天才緩過來,{這是對老顧客的感謝禮。}

    譚念也用這些人做一些事情,所以這句老顧客完全沒毛病。

    但,有一個關鍵的問題,他們怎么知道自己在找這個人!

    樓下的三個人正有說有笑,聽到樓上突然傳出聲音,幾雙眼睛同時看過去,只見殷兮拎著外套下樓,直奔玄關。

    “念念你去哪兒!”

    殷兮頭也不抬換上鞋,“有點事!

    江鴻刷的一下站起來,對著譚父譚母說一聲緊追出去。剛出門就見到殷兮一只腳剛收回到車里,司機已經將車打著火了。

    他用了沖刺的速度過去,一下就鉆進了副駕駛的位置。

    “我跟你一起去!

    “......”

    殷兮沒管他,司機正常開車。

    “小譚總我們去哪兒?”

    “Q市!

    Q市距離這里有半天的路程,他們晚上走的,所以到了地方已經第二天凌晨一點了。

    殷兮看了一眼這兩個人的狀態,先給找了個旅館住下。

    馬富海半個月前新婚,現在正過著蜜里調油的日子。從4S店辭職后就自己開了一個修車行,在Q市像他開這么大的修車行比較少見,所以殷兮很快就找得到他。

    司機將車停在一邊,殷兮大老遠就看見這新婚兩口在修車行里忙活,雖然看著他們累了點,但是臉上從來都沒斷過笑。

    殷兮指了指那修車行,示意司機將車開過去。

    馬富海的媳婦兒長的挺好看,見到有車進來立刻湊上去詢問。

    車窗搖下,她看到的是司機那張兇巴巴的臉,頓時就不敢出聲,立刻去叫馬富海出來。

    “海哥,海哥,外面來了人,挺不好惹的!

    馬富海放下手中的活,擦了擦手,“幾個人?”

    “好像是兩個!

    因為殷兮坐在后車坐上,所以馬富海的媳婦兒沒有看到。

    馬富海以前在大城市里混過,所以多多少少明白一些事情,先敲了敲玻璃,看到了司機之后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說話,“這位先生,您修車?”

    這車啥牌子啥性質他一眼就看明白了,所以這話說的小心翼翼,對方就是來找人的。

    司機隔著墨鏡的眼睛盯著他,“不是我找你,是小譚總找你!

    “小譚總......那個小......!”

    后座的車玻璃被搖下去,露出譚念的臉來,馬富海驚的啊一聲大叫,隨后的念頭就是轉身就跑。

    司機早就接到殷兮的指令,一步沖下車將馬富海抓住。馬富海的媳婦兒一見丈夫被抓,立刻對司機動手,連拽帶咬,只不過對這皮糙肉厚的人沒啥用處。

    反而是馬富海一個勁的著急讓她趕緊跑。

    這一出搞得殷兮好像是強搶民女一樣。

    司機忍無可忍,把這兩個人按在修車行給顧客預備的凳子上。一米九魁梧的司機拎著這兩個人就像是拎著小雞仔似的,這倆人無論怎么動都動不了。

    殷兮在他們消停之后示意司機把這兩個人放開。

    她拿出檢修記錄和他以前的工作證,“馬富海,是你吧!

    馬富海驚恐的看著她以及她手里的資料,殷兮拍了拍他的肩膀,“別緊張,別害怕,我不要你的命!

    即便她這么說,兩個人都是不信的,身后的司機一眼不眨的盯著他們,他們不敢亂動。

    殷兮無所謂,她并不是和這兩個人溝通大事來的,把準備好的資料一點點交給他看,檢修記錄,提車時間,事故時間,以及一段不曾給任何人聽過的對話和銀行轉賬記錄。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