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七章 南方客商

        沐子晏了然,“原來那些相思子是你撒下的!

        言歡點頭。當時,她自屋頂跳下地來,躲在一旁,發現那些盜賊在屋內到處翻找,她便忍住不動。那些盜賊顯然是輕車熟路,只是片刻,收了財物便要撤走。她唯有偷偷跟著。臨出門前,發現窗下那叢相思子,便采了一把在手,一面跟著,一面將那相思子沿路灑下。

        情勢緊急,她只能以此給沐子晏留下記號,她相信,他一定會來找她。

        言歡一路跟到倚紅樓門前,見那些人半途換了裝,大搖大擺地進樓去了。她當然不能放過,只是如何進倚紅樓卻是難住了她。直到她見到門前那些搔首弄姿的姑娘,匆忙之間想到了一個計策。

        她將束發系帶上的幾顆珍珠墜角拆下,使了個巧勁,將其中的一個扔到站在最外面的一個姑娘的腳下,那姑娘見那珍珠眼睛一亮,急忙揀了起來。她便又扔出第二顆,比第一顆稍遠一點,自然是讓那個姑娘又看見了。這樣,幾顆珍珠扔出去,那個姑娘不知不覺離了倚紅樓門前。此時,言歡冷不防出現在她身后,將她一指點暈,放到街邊靠好。然后將那姑娘身上的紗衣脫下,套到自己身上,又簡單挽了個雙環髻,雖然挽得毛毛躁躁,但勉強可以見人。然后,她就拿著那姑娘的帕子,捂住臉,裝作有急事的樣子,沖進倚紅樓去了。

        進了倚紅樓,她見那些人正上二樓,她自然是緊緊跟上,就這樣一直跟著他們的老大到了房門外,然后才悄悄躲到這里,打算伺機而動。

        “想不到這些人竟以南方客商的身份為掩護,隱身在倚紅樓里,還真是高明!”言歡道,沐子晏點頭。言歡問沐子晏,“咱們該如何做?”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帶了依賴的神色。不知為什么,她獨自一人時猶可利落決斷,但只要一和沐子晏在一起,她便是不知不覺地依賴他。

        沐子晏道:“既然一切已明朗,不如就快刀斬亂麻!毖詺g點頭,“如此甚好,我也正擔心蓮笙!

        二人說做便做,走到那盡頭處的房門前,沐子晏一腳將那房門踢開,只聽房內響起一聲女子的尖叫,隨之是一個男子惱怒的聲音,“是誰?不要命了么?”

        沐子晏當先沖進去,言歡緊隨其后。只見房內榻上,一男一女相擁坐在那里,那男子上身赤裸,面白無須,生就已一雙細眼,帶了一臉奸滑之相,應該就是那些盜賊口中的老大了。而那女子則是容色美艷,身上只著肚兜,露著雪白香肩,應是寶蝶。

        那老大見他們兩人闖進來,掀被便要下榻。言歡瞥見他下身似也未著寸縷,嚇得倒退了一步。沐子晏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卻是隨手將房中通梁帳幔一把扯下,揚臂一展,已將那老大團團裹住。他再一抖,那老大如同一只巨繭一般滾到地上。

        沐子晏與言歡均有些詫異,原來這老大的功夫并不如何,要不然也不會被沐子晏一招便制住了?磥硭B盜富戶,屢屢得手,不過是仗著迷煙便利,再有便是浣花鎮當家只有里正,官微力輕,一時之間不能奈何他而已。

        那寶蝶見老大轉眼便被制住,張嘴便喊,“救命!來人!”這**的女人言歡倒是不怕了。搶上前一步,斥道:“住口!”她臉上一板,故意惡狠狠地嚇唬她,“若是你再喊,我便在你這漂亮的臉蛋上劃上一刀,你覺得如何,”寶蝶自然是怕的,再也不敢多說半句。

        沐子晏好整以暇地坐了下來,冷冷看著那個老大,道:“說!”那老大自然知道他問的是什么,眼見形勢比人強,遂不再隱瞞。

        原來,他不過是南邊一名不入流的小盜賊,叫譚四。最近聽道上在傳,說是西北那邊可以混個好前程。便帶了幾個親近的兄弟,一路向北而來。經過浣花鎮,見此地富庶,加之手上的盤纏即將用盡,便開始重操舊業。原本一切順利,只是未料到會有人找上門來。

        言歡聽譚四說完,問道:“你可記得費府被盜那日,是否碰見了一個十三歲的少年!弊T四老老實實道:“遇到了一個,咱們剛從宅子里出來,竟被那少年迎頭碰上了!毖詺g一喜,又是一驚,“你將那少年如何了?”她的神情里帶了急迫和狠厲,似乎譚四若是說什么已對那少年不利的話來,便要立時將他劈于掌下。譚四被駭得瑟縮了一下,連連搖頭,“沒有,沒有,他好端端的,只是被咱們關了起來!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特区彩票论坛